• <menu id="wqqq8"><input id="wqqq8"></input></menu>
    <menu id="wqqq8"></menu>
    <xmp id="wqqq8"><blockquote id="wqqq8"></blockquote>
    <menu id="wqqq8"></menu>
  • <blockquote id="wqqq8"><blockquote id="wqqq8"></blockquote></blockquote>
  • 您的位置:首頁 >城市 >

    聯想之爭,穿過輿論旋渦的財報真相

    2021-12-02 09:50:19 來源:搜狐

    下沙居士  薛云奎

    聯想之爭,最近一直在大小媒體上刷屏,沸沸揚揚。真相到底如何?由于其中諸多觀點涉及到財報數據及分析結論,或有必要為大家做一個梳理,看看究竟應該怎樣來解讀這些財報數據背后的真相,還原財報的本來面目。當然,這也是回應司馬南先生的主動邀請。

    “關于聯想的5期視頻 ,如果我做錯了我很愿意改的,我這個人很善于承認錯誤,錯了為什么不改?請大家幫助我進步。”司馬南說:“司馬南哪兒錯了?哪期錯了?哪句話錯了?哪個圖表錯了?”

    上面的話說的很滿,但態度很誠懇。好吧!下面讓我們來幫忙看看司馬南老師的分析有沒有錯?哪里有錯?希望大家不要誤解我的善意,幫助大家共同進步。

    司馬南第一問:聯想股權是否被賤賣?

    現在能看到的司馬南最早一期的視頻是11月6日在Youtube司馬南頻道發布的,不確定這是不是最早的視頻?在這期視頻中,司馬南分享了聯想控股2009年9月出讓29%控股權的時候國有資產被賤賣了12.9億元。這個數字是怎么來的呢?根據司馬南的視頻,說是根據威遠生化披露的2008年聯想控股的凈資產139.49億元的29%計算出來的。也就是說,按139.49億元的聯想凈資產乘以29%的股權轉讓比例,答案是40.45億元。但聯想控股卻以27.55億元的價格賤賣給了泰山會盧志強的泛??毓?,其中之差價(40.45-27.55=12.9億元)約等于13億元就這么流失了。司馬南認為這是嚴重的國有資產流失。

    然而,前天看到秦朔發表的一篇題為“關于聯想的聯想”的文章,指出司馬南上述算法中沒有扣除聯想所有者權益中的少數股東權益。作者認為有理。于是找到了一份包含完整聯想財報在內的資信評估報告,即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于2009年8月21日為聯想控股出具的一份跟蹤評級分析報告(聯合信評字[2009]407號)。在這份報告中,包含了7個附件,其中附件2、3、4便是聯想控股2008年的合并資產負債報表、利潤表和現金流量表。

    1638368852(1)

    根據2008年聯想控股的合并資產負債表,其中清楚顯示的所有者權益合計為77.19億元。同樣用司馬南先生的算法,77.19億元的29%,等于22.39億元。所以,司馬南先生的問題并不是計算錯誤,而是錯把少數股東權益包含在了聯想控股的歸母權益中了。此為第一錯。

    1638368891(1)

    少數股東權益是控股子公司中其他第三方股東享有的權益。在合并報表中,美國會計準則將其視為負債,而中國會計準則將其包含在股東權益當中。雖然會計準則各有差異,但從本質上來說,它的確不屬于聯想控股的股東權益(凈資產),所以,在計算聯想股東權益轉讓定價時扣除少數股東權益應當更為合理。

    如果司馬南先生理解了少數股東權益的涵義,并且引用了權威的數據來源,也許就不會得出上述賤賣國有資產或國有資產流失的結論了。由此,司馬南借以質疑聯想的言論或許只是出于一個誤會。

    司馬南第二問:聯想是否資不抵債?

    嚴謹的說,司馬南這一問有夸大其辭之嫌,或者說也錯了,此為第二錯。資不抵債,在會計上具有特殊的含義,意指公司的資產不足以抵償公司的債務。也就是說,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余額小于負債余額,簡稱“資不抵債”。根據司馬南自己在視頻中的說法,2020財年聯想的資產負債率是90.5%,也就是說100元資產只包含了90.5元的負債,這算不上是資不抵債。當然,如果加上司馬南先生分析中所列出的各種假設,比方說清算、商譽等等,資不抵債的情形也是有可能發生的。只不過,這樣的資不抵債只是一個觀點,而不是一個事實,因為它只是基于假設的一個推論。

    為此,我在Wind數據庫中下載了聯想集團2001-2020財年的財報數據(更早期的財報數據不全),聯想2020年(確切的說應該是2021財年,因為它的截止日是2021年3月31日)的資產負債率確實為90.5%。并且在過去10年,有持續升高的趨勢。這表明聯想集團的財務風險正在逐步加大,但這并不代表它一定會陷入財務危機。

    1638368973(1)

    就電腦行業而言,也許是由于行業的不景氣,行業內企業的負債率普遍偏高。聯想過去10年的平均資產負債率為86.26%,而惠普的資產負債率為81.44%,在過去5年,它甚至已超過了100%。從報表來看,這已經是嚴重的“資不抵債”了。由于它良好的現金流,所以,目前仍然在維持正常運轉。但這種情況如果持續惡化,走向破產清算是必然的結果。即使以行業內表現最好的蘋果公司為例,其2021財年的資產負債率也是高達82.03%。所以,高負債并不一定意味著資不抵債。在聯想正常經營的前提下,散布這樣不友好的言論,很可能引起聯想供應商和債權人的恐慌,從而傷害聯想的正常經營,這是媒體人不應有的立場。此為第三錯。

    在這一期視頻中,司馬南還提出聯想因收購摩托羅拉產生的318億元商譽問題和154億元遞延所得稅問題。質疑聯想為什么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此為第四錯。根據會計準則,商譽是永久性資產,是否減值要依據會計師的專業判斷。聯想的會計師是國際上有名的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所以,是否提取商譽減值準備應該留給會計師去做專業判斷,非專業人士不便去質疑。關于遞延所得稅資產,會計師也本著審慎的立場給出了無保留意見。

    至于說司馬南提到的聯想欠供應商貨款1,800多億的“事實”,我在聯想集團的財報中并沒有找到相應的依據。此為第五錯。根據2021財年資產負債表,其流動負債余額合計為273.72億美元,但其中包含6.98億美元的銀行貸款,3.95億美元的應付所得稅,10.47億美元的遞延收益,9.1億美元的撥備,以及33.86億美元的應計費用。如果將這些款項之外的其他負債全部確認為供應商欠款,其余額為209億美元。如果用當時之匯率6.5528折算,為1,372億元人民幣,怎么也算不出來1,800億之多。司馬南可能錯把所有流動負債273.72億美元算成了供應商欠款。按照這個總數算出來的結果為1,794億人民幣,與1,800億接近??磥磉@又是想要夸大其辭惹的禍。

    1638369023(1)

    1638369050(1)

    根據截止于2021年9月30日的資產負債表,其流動資產余額合計為313.45億美元,雖比年報余額有較大幅度增長。但如果扣除明顯為非供應商欠款后的余額為242.03億美元。按照今日之匯率6.3725來計算,其應付供應商款項余額為1,542億元人民幣,這也與司馬南危言聳聽的“又增加了500多個億”有很大出入。此為第六錯。當然,出入更大的是,司馬南還把這些供應商欠款指定為“中小微企業”的欠款。此為第七錯。聯想作為全球最大的電腦供應商,應該不止是與中小微企業打交道。不知司馬南是從哪里分析得出的這一結論?只是隨意猜測,還是在年報的哪個縫隙中扒拉出來?我無從知曉。

    1638369088(1)

    在本期視頻中,司馬南還提出聯想集團發展30多年,凈資產值僅有234.5億元(我查證了聯想財報,確切的說應該是237.26億元,出入不大,此處不算錯),然后以此與楊元慶的個人資產100億元相比。很顯然,這種比較沒有意義。因為數據口徑不一,前者是指的帳面凈值,而后者指的是股票市值。這大概是司馬南有意蒙蔽吃瓜群眾不明白這二者間的差異。用“驢頭”來對“馬嘴”。如果司馬南先生真是這樣想的,那顯然是有點不應該了。嚴格的說,聯想帳面凈資產237.26億元的當前市值是922億元。正確的比法是用922億比100億,不應該為了夸大其辭而混淆帳面凈值與市值的差異。此為第八錯。

    當然,司馬南在本期視頻中還提出了“窮廟富方丈”的問題,這個問題很尖銳,也很具有普遍性。如果說股東利益有損害,它所損害的顯然不只是中科院的利益,更不是其他個別股東的利益,而是所有股東的利益。這是帶有普遍性的公司治理障礙方面的法律問題,其中并不涉及會計專業知識,在此不予置評。

    司馬南第三問:聯想是中國公司、外國公司,還是全球化公司?政府采購是否有信息安全之虞?

    很顯然,這個問題并不是完全的會計問題。判斷一家公司的身份或血統,要遠比判斷一個人類更困難。判斷一個人類是哪個種族,也許基因檢測就可以幫上忙。但判斷一家公司是什么種性?基因檢測是沒有用的。從財報角度來分析,聯想誕生于中國北京,源于中科院計算所,據此,應該認定它是一家中國公司。雖然歷經股權改制、上市、購并的各種演變,中科院仍然是它的大股東,所以應該認定它仍然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國企業。但由于它的經營遍布全球,所以,說它是一家全球化的公司也沒有錯。判斷聯想全球化的程度,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分析它的收入構成。如果絕大部分的收入源自海外,那么,它就是一家國際化很高或全球化的公司,如果是本土收入占了大頭,那么,它就是一家中國本土的公司。

    1638369120(1)

    由上圖可知,大中華區對聯想集團收入的貢獻目前已降至23.47%,絕大部分的收入由海外貢獻,所以,聯想早已成長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對于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全球化經營需要全球化人才,27名高管團隊中有14名是外國人,似乎也很正常。這只能說明聯想的文化具有很大的包容性,而不能說明其他。

    記得在本世紀初期,作者曾與柳傳志先生有過一面之緣。柳先生當時鼓吹高科技、國際化和服務的聯想。我說那是吹牛,因為聯想當時的海外收入還不到1%,國際化的聯想只是表達了柳先生的愿望。但如今完全不同了,聯想已然成為中國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公司之一。在今天這篇文章出來之前,我也不了解聯想的國際化程度已經這么高。至于這是否會帶來國家信息安全方面的擔憂或者說高管人員的工資是否過高?顯然已經超越了會計的范疇,在此不予置評。

    司馬南第四問:聯想是不是高科技企業?為什么同類產品在國內賣的更貴?

    聯想是否高科技公司?很容易從兩個會計指標上做判斷:一是它的研發投入,另一個便是它的銷售毛利率。

    從研發投入上看,聯想集團2021財年研發投入96億元人民幣,占其同期銷售毛利的14.88%,所以,它是有一定研發創新能力的高科技公司。這一投入比例與惠普公司相當?;萜?020年投入15億美元,占銷售毛利的14.16%;與蘋果公司的研發投入占比也基本一致。2021財年,蘋果研發費用占銷售毛利的比重為14.34%,彼此非常接近。但就規模而言,聯想和惠普則要遠低于蘋果的219億美元。就此而論,聯想在研發投入方面也不可謂不努力。當然,努力的程度或可更高一些。比如華為過去10年投入了銷售毛利的37%用于研發,聯想是不是也可以考慮一下?只不過,在電腦行業的創新突破,恐怕并不是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

    1638369147(1)

    再從聯想集團的銷售毛利率來看,其銷售毛利率低至16.08%,并不支持它是一家高科技公司,以及它在研發上的努力。過去10年,其平均銷售毛利率為14.4%,這表明其產品和服務幾乎沒有任何技術門檻和市場定價能力。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聯想集團只是在經營一門電腦生意,并不能苛求它有更大的家國情懷。把企業做成事業還是當成生意,是企業家自己的選擇,無論他們做什么樣的選擇,都應當是他們自己的追求和權利,是他們自己想要走的路。

    1638369178(1)

    至于聯想產品在國內是否比在國外賣的更貴?這純粹是市場的自由選擇,買賣只是生意,不是慈善。只要合法,就能成立。個中情懷,不予置評。

    司馬南第五問:聯想掛“羊頭賣狗肉”,說是科技公司,其實就是一半利潤來自放貸的“金融帝國”

    綜觀聯想集團的業績,過去20年除了2009、2016和2018三個財年虧損外,其他年份都是盈利。過去10年累計盈利352億元。說不上豐厚,甚至很簿,銷售凈利潤率僅為1.22%。2021財年盈利77.43億元,銷售凈利潤率為1.94%。100元銷售賺2元錢利潤不到,從數字上可以感覺到聯想賺錢真的很不容易。

    1638369205(1)

    然而,聯想集團的經營活動現金流一直以來遠高于其凈利潤,過去10年是其凈利潤的2.38倍,表明公司運營健康,現金流充沛,凈利潤有較高的含金量。

    至于聯想利潤是否有一半以上來自于放貸的“金融帝國”,從聯想集團的公開財報中未查到相應的證據。后來才明白司馬南先生說的金融放貸,其實指的是另一個會計主體——聯想控股。聯想控股本身就是一家投資公司,其超過一半的收入源自金融業,顯然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怎么就變成了科技公司搞金融放貸了?此為第九錯。由此也可看出,司馬南先生為了說事,證據是否恰當其實并不重要,只要對想要表述的觀點有利都可以拿來用一用。但從嚴謹的角度來說,聯想控股與聯想集團是兩個獨立的會計主體,放在一起來討論和分析,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

    最后,我們來說說司馬南老師的會計專業能力及視頻中所涉及的財報分析結論。司馬南老師為了增強分析結論的權威性和說服力,專門做了一期視頻節目來秀“肌肉”,展示他的會計專業背景。他說:“我學過一年會計學原理,學過一年商業會計,后來我在杭州商學院,我帶的那個班兒叫會計學專業。我帶的學生一大幫注冊會計師。”我相信大家看完這段話的意思已經明白,司馬南老師言下之意是一大幫注冊會計師的老師,會計專業分析自然也不在話下。

    但我想說的是,從這段話中我只看出司馬南老師具有很好的說話藝術,但卻并沒有看出他有很強的會計專業能力。其實司馬南老師自己也很謙遜,只說自己當過那個班的班主任,并沒有說自己是他們的專業老師,說司馬南老師會計分析很專業的人,恐怕只是自己想多了。

    除此之外,司馬南老師還在視頻中引用了大量“明德先生”的研究結論,對明德先生推崇備至。由于時間關系,我也來不及去看明德先生的大作。但從司馬南老師引用的結論來看,這些關于聯想財報的分析似乎欠缺些許嚴謹,鑒定完畢!

    以上內容只是針對司馬南關于聯想質疑的財報部分。關于司馬南質疑聯想案例所涉及的聯想之殤、社會之痛,深有同感。本文分析所指出的這些司馬南老師視頻中所可能存在的瑕疵,只是為了營造一種良好的說話氛圍,并不是否定司馬南的質疑。其實,他的觀點中包含了很多閃光的智慧,代表了很多人的立場。發表此文的目的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好好說話,以事實為依據,既不夸大其辭,也不篡改事實。只有這樣,才更有利于社會的文明發展與和諧進步。祝愿大家安詳、和諧與快樂!

    最后需要再次聲明的是,本文的分析結論僅限于司馬南的視頻內容和聯想集團及聯想控股的公開財報。本文只陳述事實,不表達觀點。也不對這些公開年報中數據的公允性負責。本文之分析結論不構成任何要約或承諾,也不對你在本文檔基礎上做出的任何行為承擔后果。(劉雪瑩對本文成稿有重要貢獻)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欧美一级高清片免费一级a
  • <menu id="wqqq8"><input id="wqqq8"></input></menu>
    <menu id="wqqq8"></menu>
    <xmp id="wqqq8"><blockquote id="wqqq8"></blockquote>
    <menu id="wqqq8"></menu>
  • <blockquote id="wqqq8"><blockquote id="wqqq8"></blockquote></blockquote>